您的位置:阅文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册封为候(一更)

《重生之嫡女悍妃》 第三百六十八章 册封为候(一更)

    圣旨同宁亦文前后脚到达宁国公府,与之一起而来的还有一份有关宁涵的圣旨。

    但这两份圣旨无一不在东临权贵中掀起了波浪。

    罢黜宁亦文宁国公一职位,将宁琪发配北境,宁国公的众人还未能一下子从圣旨中回过神来,便听到内侍尖锐的嗓音继续朗读另一明黄圣旨。

    却是在说,将宁涵册封为宁安候,赏赐良田珠宝,且渊帝将这原本的府邸留给宁涵以示恩典。

    原本宁涵都已经赶到驿馆,却临时被唤入府。

    来宣旨的太监神色如常的看着跪着的众人,心中也不免这一结果叹息,看来这位礼部尚书颇得圣心。

    不仅没有丝毫被宁亦文和宁琪牵连,而且比以往更盛。

    虽这宁安候不如宁国公一职,但好歹从此以后这宁府上下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从前这都城谁人不知宁涵在宁亦文面前不如宁琪受恩宠,若不是他们行差一招,怕是最后这宁府与大房一脉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送走了宣旨公公,宁涵看着正厅中的众人,淡淡地道:“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吧,同以往一样,莫要太过张扬和低调。

    想必父亲也累了,吴管家,送父亲回去休息。”

    “是。”

    宁亦文脸色铁青地瞪着宁涵,又碍于众人都在,只得愤恨地丢下一句,“好,好一个宁安候,好的很。”

    临走前,看了一眼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宁墨。

    随后冷哼甩袖离去,一旁的吴管家忙谨慎地跟了上去。

    有人欢喜,有人忧。

    但无论如何,府中上下自今日起都明白了一件事,那便是从此以后,他们的主子只有宁涵一人。

    四房宁凯动了动嘴唇,似是想说什么,但到底并未张口,简单的说了些场面话,便径自回了自己的院中。

    一夜之间,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怎么会不明白,只其中定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他无意去理睬这些,纵使他之前同宁琪关系尚可,那又怎么样。

    他是这府中的庶子,父亲对他也不甚宽厚,他没有必要去因为不可更改的现实而费力求取那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相信只要他本本分分,宁涵并不会苛待他分毫。

    一时间,周围的恭喜声不断。

    待众人散去,厅内只剩下他们一家四口。

    “爹爹,孩儿恭喜爹爹。”姐弟两人齐齐道贺,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好孩子。”宁涵伸手慈爱笑道。

    而后侧首对着徐氏道:“日后,这府中上下便有劳夫人了。”

    “老爷,说的哪里话,这些都是妾身应该做的,只是四弟哪里……”徐氏轻声开口,欲言又止。

    “不用理会,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做才是最重要的。”宁涵摆了摆手,淡声道。

    宁墨看着眼前沉稳又内敛的宁涵,这段时间以来,若说发生变化最大的一个,便是他了。

    如果以前的宁涵是精细的美玉,而此时的他却更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日后怕是再无人抵挡他的锋芒。

    宁墨既欣喜于他这样的改变,却也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若不是,爹爹被迫卷入这一切是非中,想必还是那一身简单衣衫,却自股洒脱随意的名仕。

    “墨儿,爹爹这般很好,爹爹很满意。”宁涵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笑道。

    但心中却是泛起疼惜,他的墨儿总是这般懂事,懂事到令他自惭形秽。

    “嗯,墨儿明白。”宁墨本就是通透之人,释然地开口。

    一家人又说了些话,宁涵这才往书房走去。

    只是还未到书房门口,便见宁亦文身边的下人道:“侯爷,老太爷有请。”

    宁涵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他这位好父亲可真是急不可耐。

    “也罢,我随你过去。”

    “逆子,都是你这个逆子。”宁涵一进门,迎接他的便是一个青瓷花瓶。

    闪身,避过。

    瓷器声,跌宕起伏。

    “父亲这是怎么了?若是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父亲是对陛下的旨意不满呢。”宁涵混不在意的走了进去,若无其事的开口。

    “你…..你个逆子。”宁亦文到底上了年纪,昨夜折腾了这么久,今早又承受了这般的打击,原本苍白的脸庞此时因着盛怒而泛起一抹红晕。

    但那身子却因颤抖的摇摇欲坠,仿佛风一吹,便要栽倒一般。

    “我不明白父亲的意思,这些都是圣上的旨意,同我有何关系,更何况又不是我要父亲和二弟行谋反一事。”宁涵直言不讳地道,随即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慵懒的开口。

    语气特意咬在谋反二字,嘲讽之意十分明显。

    宁亦文被他一噎,一时半会倒并未反驳,只得用那双猝了毒的眸子瞪着宁涵。

    他确实有些方法,但那又如何,这江山没有谁规定必须姓君。

    想他宁亦文,满腹才华,一身治国之道,却不得不屈居人下,这让他怎么能甘心。

    宁涵只需一眼,便知他在想什么,以往他顾念着那几乎没有的父子之情,很多事情,不愿意去深究。

    也许,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渴望着得到所谓父亲的关心和爱护。

    以至于,他即便明白,却装作视而不见。

    但自从他得知真相后,便将所有的事情串连在一起,故此,对宁亦文的了解也从另一个方面更为深刻。

    宁涵用一副看蠢人的目光看向宁亦文,毫不客气地道:“许是这么多年,父亲太过和顺,以至于生出了这等愚不可及的想法。

    想必父亲怕是忘了当今陛下是在何等的情况下登上皇位,陛下是明君,但他的手段却是比先皇更为狠绝。

    父亲以为此次事发,陛下并未大动肝火,只凭着你送去的免死金牌,让你和二弟逃过一劫,保留了一条命。

    是因为他心慈手软吗?”

    宁亦文冷哼一声,但那意思不言而喻,那意思表示确实如此,因着他把握时机,准确拿捏渊帝的心理,才使得他活了下来。

    “哈哈,父亲,你当真是老了,这么浅显的道理都看不明白,竟还想着谋反。”

    ------题外话------

    蟹蟹冉冉丫丫送来的热腾腾月票,爱你爱你,爱你们。

    每次收到月票,都超级开心。

    特别珍贵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