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三百七十章 安阳长公主(一更)

《重生之嫡女悍妃》 第三百七十章 安阳长公主(一更)

    不大一会,主仆两人便来到了安阳长公主府,宁墨将先前长公主交给她的令牌拿了出来,稍等片刻后,才被放了进去。

    这所别院相较其他皇家贵族府邸并无半分奢华且占地面积较小,但确有种简单古朴却不是雅致,完全符合安阳长公主的气质。

    花厅内,安阳长公主闲适地坐在由特别材质做成的椅子上,看的出来此时的她尤为舒心。

    “丫头,你可算是过来了。”安阳长公主瞧见来人,慈爱的笑道,虽语气是抱怨,但却不难听出熟稔。

    这是宁墨第二次见安阳长公主,虽心中惊讶于她此时的态度,但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和尴尬。

    仿佛两人是结交多年的好友。

    “墨儿拜见长公主,都是墨儿的不是,墨儿给您赔罪,可好?”许是安阳长公主同自己祖母的年纪差不多,又许是先前在寿宴上她对自己的维护,宁墨俏皮地道,声音里有几分难得的软糯。

    “你如此说,本宫却又不舍得下手了,快来坐,赵嬷嬷,将陛下昨日让人送来的番邦果子送过来。”安阳长公主嗔怪道,忙吩咐地开口。

    “墨儿多谢长公主。”宁墨福身见礼,出声。

    倒也没客气,在安阳长公主的一旁坐了下来。

    许是那椅子设计的太过精细,且又极其实用,宁墨不免多看了两眼。

    安阳似是看出她此时的想法,解释地开口:“这是煦儿前些日子送来的,原本我还没当回事,但现在确实不错,这里有了按钮,完全自己调高低角度。”

    宁墨眨了眨桃花眼,跟着称赞了几句,看来君煦同安阳长公主的关系确实不错。

    赵嬷嬷将果蔬递过来,给立即退了出去,宁墨对这位虽外表有些冷,但却极其细心的嬷嬷很是有几分好感,真诚的回以一笑。

    “尝尝,本宫上了年纪,委实不爱吃这样,你若喜欢,待走的时候,让人给你带回去。”安阳长公主指着眼前晶莹剔透又散发着果香的果蔬开口。

    脸上的表情和善,宛如慈爱的长者。

    两人又简答的说了些近日里各自的忙计,宁墨便将先前准备好的熏香拿来出来。

    安阳长公主看着眼前精致但不同颜色的楠木盒子,面上的笑容越发加大,好笑地道:“你这是将做出来的都送本宫这里了,不过本宫可不会和你客气。”

    “左边有安神的功效但香味极其清淡,右边稍微浓郁些,但有纾解心闷的作用。”宁墨也跟着笑了起来,细声解释道。

    安阳长公主因着年轻时的伤,太过严重,损了心脉,若是赶上冬日里或者阴雨天,呼吸会不适。

    这件事知道的不多,宁墨之所以知道还是上一世的一年后,安阳长公主突然发病,渊帝遍寻名医都不得法。

    直到半年后,才堪堪有些效果,但从此后安阳长公主便去了汝川养病,一直未回都城。

    “墨儿有心了。”安阳长公主笑吟吟地开口,若是仔细看去,那眼神中多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宁墨闻言装作不知,怯生生地道:“祖母在世时,墨儿便时常为其调整这两种,虽不知长公主喜欢什么,但多谢注意身子总是好的。”

    颇有股苦口婆心地架势,也算是间接解释了她为何送这两种。

    她的话一出,安阳长公主也似是想到了那个曾经惊艳绝伦,令无数都城贵女都失色的阮滢,眼中闪过一抹可惜,拍了拍宁墨的手,轻声:“果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顿了顿,便又听她似不经意间开口:“墨儿小小年纪,不知这熏香之法同谁所学?”

    不知为何宁墨心中有几分怪异,但还是并未隐瞒地出声:“实不相瞒,墨儿是一本手札中学到的。

    听顾嬷嬷说,那是祖母从阮家带出来的,具体是出自谁的手中,便也不得而知。”

    安阳长公主不好痕迹地打量她,见她眼神清澈且真诚,完全不像是说谎的模样,心中涌起股复杂,为这不是线索的线索。

    从她第一次见到宁墨起,便注意到来自她荷包上独一无二的清香。

    若是换了别人确实不会有分毫的察觉,但自己熟悉了大半辈子,定是不会有偏差。

    虽说她这些年私下里,不知找到了多少据说手艺不凡的大师,但都不及她印象里真正的味道。

    所以,她看出她偶遇自己的猫腻,便也顺其自然的应承下来了。

    却不知…..手札…

    安阳长公主极快地收敛了内心的真正情绪,笑道:“本宫这些年闲来无事,对此也颇有兴趣,那日无意得知你这高湛的手艺,自是委实挂念。

    不知墨儿可否让本宫看一下那手札,好生研究一番。

    虽如此说有些唐突,但本宫却也不是扭捏之人。

    上了年纪,便也这点爱好了。

    不过,若是墨儿觉得不甚方便,那便算了。”

    不亏是安阳长公主,一番话说的张弛有度,明确表面了自己的想法,但又不会让人心存不满。

    “我当是什么大事,这有何难?稍后待我回府便派人给您送来,不过,研制熏香不是一朝一夕的能做成的。

    再怎样,还望长公主注意身子。

    否则,墨儿可是不依的。”宁墨轻瞥朱唇,混不在意的开口,心下却将此事记了下来,到底觉得哪里不对劲。

    “行,行,本宫知道了,你这丫头同赵嬷嬷对本宫的监管有得一拼了。”安阳长公主松了一口气,点着她黑黝黝的小脑袋调侃地出声。

    话落,便见赵嬷嬷端着一碗黑漆的药汁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安阳长公主和宁墨默契的相视一眼,皆大笑了起来。

    惹的赵嬷嬷那张原本便没有表情的脸庞抖了抖。

    “公主,该喝药了。”

    安阳长公主笑够了,摆了摆手,无所谓地道:“太烫了,先放桌子上。”

    只是虽听她这般说,赵嬷嬷确实连动都没动,固执地看着她。

    安阳长公主求助似的看向宁墨,可惜她看到的是同样一双紧盯地眼眸。

    夸张的长叹一口气,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