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网游竞技 > 杯具大叔玩网游 > 第292章 蓝色梦之界

《杯具大叔玩网游》 第292章 蓝色梦之界

    通道的尽头,那里是一个深蓝色的世界。整个星球像是一个巨大的果冻。

    阿拉德图站在通道口,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面的人和生物已经隐约可见,都是淡蓝色的,而且都没有太多的衣着,都是半透明状,几乎要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

    这一刻他真的犹豫了,里面实在是美极。浪漫!本该是清冷的感觉,却那样的温柔和亲切。这里是只该出现在梦境的地方,现在就在眼前。

    一种发自灵魂的呼唤,像是爱人,又像是妈妈。来吧,到我的的怀抱里来吧,温暖、安全……你可以忘记一切烦扰。

    “这里属于我么?”阿拉德图喃喃自语,几乎梦呓。最后,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踏了进去。

    阿拉德图被软软的蓝色包裹,这里更像是海洋、像亲人的怀抱,柔柔的暖暖的。这里的能见度并不高,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阿拉德图已经开始沦陷和迷失。

    这里的浪漫,让人沉醉;这里的温存,让人不顾一切的解放自己。

    “这里的玫瑰,该都是蓝色妖姬吧。”阿拉德图在心里想着。不多时,从他的身前,开始围绕着他,蓝色的盛开的蓝色妖姬,由近及远的延伸,竟然是一片玫瑰园。

    “好美啊。如果格日乐在该多好啊。我要将这里最大的一朵蓝色妖姬送给她,她一定会笑得比花还美。”

    阿拉德图心里想着自己的爱人,沉浸在无尽的幸福和甜蜜之中。浑然忘却了自己为什么来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不自觉的,阿拉德图漫无目的走着。这里的颜色是那样美,纯净,单一却不枯燥。这是纯色极致的纯净,通透干净,还那样的清澈。

    蓝色妖姬玫瑰园,让人忍不住要与之同化。想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这是危险的信号,阿拉德图还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险,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给予。

    那是种欣赏,让他心悦诚服的赞美。他觉得这里是完美的,是柔情的。一切,都充满了爱和温暖。

    “真的好美啊。这里这么柔和,为什么要用脚走着,而不是像鱼一样游着呢。鱼一定会很自由,很惬意吧。”

    阿拉德图只要萌生一个念头,周围的环境,就一定相应出现同样应景的事物。一群蓝色透明的燕鱼,从他的眼前游过。

    之前的玫瑰花丛,已经消失不见。化成了水草,海带一些海洋植物。

    “咦!鱼真美啊,它们好自在啊。都是透明的,怎么没有鱼骨呢?”阿拉德图发出了疑问,鱼群飞快的远去,消失在了视线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阿拉德图怅然若失。他没有成为鱼,没有感受到它们的自在。因为没有鱼骨而发生了变故。

    “怎么没有遇到人?难道这里是没有人生活的世界?”

    “终于找到你了,你在闲逛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拉德图的对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是那样的熟悉和亲切,却想不起来她是自己什么人。

    她也是蓝色剔透的,穿着蓝色的纱裙。肌肤若隐若现,美极,却又什么都看不透。阿拉德图并没有贪婪龌龊的邪念,否则可能会看到很多吧。

    “你,是我的什么人?”阿拉德图不确定的开口问道。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清醒状态了。如果有旁人看他,就会发现,他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嘴角微笑,还不时的说着呓语。

    蓝裙清丽女子很亲切的说道:“我是你的,你的亲人。是你的。”

    这含糊的答案,正是让阿拉德图沉醉的诱因。只要阿拉德图想她是自己的什么亲人,那眼前的女子,就是谁。可能是他的女人,也可能是他的……

    阿拉德图懵懵懂懂,像是一个孩子,他用手很孩子气的挠挠头,说道:“我,真的记不起来了。你比我姐姐长得年轻,很像我的老婆,但不是,你的眼睛没有她大,还有……

    我,不记得你了。”

    阿拉德图只说不认得她了,因为她实在让他感觉到亲切和熟悉,只是不记得她和自己的关系是什么。

    “你好好看看我,我不就是你的爱人么?”蓝裙女子又加了一把柴。

    “你不是我的爱人,格日乐的笑是最美的,可以让九天寒冰融化,你的笑太妩媚了。”阿拉德图只是说出了,他迷恋自己爱人的微笑。那是无可替代的,无法超越的美丽。

    “我,就是你的爱人。我的笑就是最美的。”蓝裙女子有些着急的说道。

    阿拉德图的爱,心比金坚。不容亵渎,更不容许去比较。

    “你不用再说了。你不是我的爱人,你到底是谁,看在你让我清醒的份上,我不杀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阿拉德图睁开了眼睛。他开始审视这个世界,这里充满了神秘,他之前感觉到的召唤和亲切感依旧存在,只是这里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祥和。

    所有美丽的掩映下,常伴有致命的危险或者丑恶。

    “我,我,我是你的。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是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蓝裙女子哀求着,尽是可怜。让人不忍心拒绝。

    阿拉德图现在神志恢复了清醒,他仔细观察眼前的女子。她确实存在,并不是幻像。他可以确定,这个女子并不认识,之前的亲切感和熟悉感,已然不复存在。

    “我们之间是第一次见面吧。谈不上有什么关系,你之前迷惑我的心智,这已经是相当于加害与我,我不杀你,便是仁慈。你为何还要纠缠我!”

    阿拉德图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而是怒叱的说道。至于迷恋女色,那更是不可能。对于一个有着,无悔担当的责任男来说,爱情,是需要理智的。

    “我,我,你让我走,和你杀了我,没有什么区别。我只有在你身边,才能活下去,我,我不想死。呜呜……”蓝裙女子说着没头没脑的话,最后还哭了起来。

    阿拉德图:“闭嘴!我怎么你了,你哭什么!是不是还想大喊:非礼啊!”

    看不得女人哭,这算什么事啊,要是被旁人看到了,指不定怎么误会呢。虽然这里不可能遇到熟人,但是自己又没怎么着,哭个什么劲。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