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网游竞技 > 杯具大叔玩网游 > 第294章 致命的威胁

《杯具大叔玩网游》 第294章 致命的威胁

    阿拉德图站在虚空,看着周围黑漆漆的空间,眉头皱紧。手里的宇宙星图,已经再没有发亮的小点了。

    经过不停歇的穿梭,现在宇宙星图,已经没有了便捷的穿梭空间坐标。熔炼整合了数十个星界,让复活界得到了快速的成长,但是还没有达到形成天界的程度。

    “没有路了吗?”阿拉德图遇到了难题,没有便捷的坐标可以穿梭。神识依旧被封禁着,要是靠肉身穿梭空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几乎是无法实现。

    说白了,他现在更像是一个,被削弱的游戏玩家。而不是一个体法双修的仙尊。

    宇宙星图中,有太多没有被探明的空间。阿拉德图实在无法穿梭,心中有些烦躁。将手里的宇宙星图抛起来,又接住。

    样子无聊之至。这也怪不得他,他已经困在这里有些年头了。这些无聊的日子,为了不让自己心智混乱,阿拉德图把所有美好的事情,已经回忆了千百遍。

    执着有时让人产生愤恨,他对仇人的怨恨没来由的愈发强烈。要是想不出脱困的法子,他怕是要疯掉吧,带着无尽的遗憾。

    还有那些在他体内,宇宙本源珠中幸福生活的人们。都会因为他的失控,而遭受灾难。那后果,是灾难性的。

    人到绝处,会让一个胆小谨慎的人,变成疯狂的赌徒。现在的阿拉德图就是这样,他实在没有办法了。为了亲人、爱人,他成为了赌徒!

    “亲爱的,你等我,等的辛苦吧。我是不是很无能,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都没能救你回来。

    妈妈,您一直都不知道,让你省心骄傲的儿子,对你说了谎话。我很早就失业了……”

    阿拉德图看着虚空,像对着最珍视的人,说着心里话。他有过同伴,有过追随者,甚至是仰慕他的女人。可是他依旧选择了孤独和苦闷。

    没有人知道他所承受之重,也没有人了解他爱之深沉。甚至,连他自己都了解自己有多累,有多苦。

    说完了心里话,他在宇宙星图中,选择了一处被遮罩的区域,做出了穿梭的决定。

    这样做很冒险,未知最可怕。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更不知道穿梭的代价有多大。他没有选择,只有这么做。

    为了降低危险系数,他选择了自认为,离他所在位置最近的的区域。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好消息是,宇宙星图启动了穿梭空间功能。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条漆黑的管道。坏消息是,距离太过遥远,迫使复活界,乃至整个宇宙本源珠的时间停滞。

    这算什么?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从前吗。

    “这样也不错,至少我的爱人不会老去。”阿拉德图在通道打开之后,心情大好。这时候,居然还想这么奇葩的美事。

    “既然注定无法回头,那就一路走下去!”阿拉德图收起了宇宙星图,踏进了通道。他并不在乎路由多长,也不在乎下一站是哪里,至于危险,那更不在计算范围之内。

    不是所有的空间通道,都是安全的,都是软染的带着弹性。这次,阿拉德图很冷。还没有走多远,身上已经带着冰凌,那是自己呼出的水汽凝结而成。

    这样下去,还有走到尽头。就会被冻死了,即便是阿拉德图这么强悍的肉身,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井中观天的真正含义。

    仙尊又如何?一样会湮灭!

    “火!”

    阿拉德图唤出火焰,将身体包裹起来。用来抗衡这宇宙的绝对寒冷。

    “没有了光亮,真的是没有生命啊。这温度,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达到的,估计这里存放冻货的话,保质期肯定以万年计……”

    为了打发漫长的时间,阿拉德图怎么无聊怎么想。就是为了告诉自己,他是一个活人。

    火焰变得弥足珍贵了。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东西居然也会有药耗尽的时候。

    阿拉德图又些不淡定了。那火焰就像是曾经的一片海,就一滴滴的用,居然还有枯竭的一天。

    “看来,那些海枯石烂的诺言,也不靠谱。一定要告诉老婆,爱的誓言要更加严谨一些……”幽默感,并不能减轻阿拉德图眼下的危机。

    这些难得火焰,快耗尽了。如果真的连种子都不留下,以后再没机会得到这天地至宝了。阿拉德图收起了这难得的灵物。

    似乎更冷了。

    食物,酒。所有能转化能量的东西,都消耗殆尽。

    “要是修为不被封禁,该多好啊。说不定,还能有所收获。现在倒好,快他娘冻死了。”

    阿拉德图有些话唠了。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前路还有多长。但是他没有想过停下,更没有想过要回头。

    浑身挂满了冰凌。冷得他的脑子,念头都变得不灵光了。为了减少热量输出,他不在碎碎念,甚至不在思考。

    在下达了一个前行的指令之后,全凭意志去行走。就这样,一个冰人,在冗长漆黑的宇宙空间通道中,蹒跚前行。

    可能是命运无法让他屈服,哪怕是只有一次。终于,一个冰人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好在这次不是高空降落,否则可能会碎掉了。阿拉德图扑倒在一个没有光的星球。温度要稍微的高了一些,依旧不会让坚冰解冻。

    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差,还没等熟悉环境。一条覆着冰凌的蟒形生物,已经攻来。

    这里如此黑暗,还挂着厚重的冰凌,居然没有影响它的行动能力,这真是让阿拉德图吃惊赞叹。要不是那曾经修为打下的底子,阿拉德图也无法感知到这个生物。

    似乎那冰蛇攻击的不是他,这可能是宇宙穿梭后遗症。阿拉德图很久没见过生物了,反倒觉得这个杀手很亲切。

    一个张开的巨口,带着腥臭,喷吐着信子,直接向阿拉德图的头部要了过来。

    “真是的,见面就这么激烈,要是早晚刷一遍牙,多吃点清淡食物,在春季再下下火,就会清新很多……”

    阿拉德图又犯起了话唠,仿佛这个攻击他的敌人,能听懂他说话一样。

    不管它能不能听懂,都对结果没有丝毫影响。他被这条冰蟒吞进了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