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网游竞技 > 杯具大叔玩网游 > 第297章 石家村的血祭

《杯具大叔玩网游》 第297章 石家村的血祭

    阿拉德图用捕获的猎物,在石家村换了一身蓝布衣。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装束,看上去和村子里人差不多的样子。当他将要离开村子的时候,却被村民围了起来。

    石家村的村民还是有些实力的,毕竟这试炼之境是天界的层次,这些村民修为最低的,也都是仙帝实力。甚至几个领头的老者还是仙王层次。

    阿拉德图虽然修为神识被封禁,这些人的实力他还是看的出来。

    “用自己捕获的猎物,换取生活必须品,这是公平交易。也没有什么矛盾纠葛,他们拦住自己的去路,这是为何呢?”

    阿拉德图不觉得哪里有问题。只是静静地看着,如果能不动手那是最好。

    石家村的一个长者发话了:“动手!”

    他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做了某种决定一般,似有为难之处。

    “是心中有愧,所以不忍?可是,你们还是动手了。你们希望我怎么做。”阿拉德图平静的说道,甚至有些生硬和冰冷。

    其实真的让他很难做。他不想无缘无故的杀人,更不想莫名其妙的被杀。

    “希望你成全我们。我们必须有人血祭,我们村的人已经太少了。如果不血祭,我们的村子就会覆灭。

    而你是外人,我们能感觉到你的肉身很强大,只要用你血祭,我们村子就有救了。”石家村的长者无奈的说道。

    阿拉德图对这些人不再同情,这并不是剥夺他人生命的理由。虽然他很坦白,但是却让阿拉德图很厌恶。

    “就这个理由吗?如果你们都是这么想的,那么你们真的都该被血祭。因为,你们本性恶!你们动手吧。我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阿拉德图依旧冷漠的说着。

    似乎他并不是被血祭的对象,这一切跟他都没有关系一般。

    石家村的人动手了。在那个长者的指挥下,他们训练有素的同时出手,从四面八方向阿拉德图抛出了一面小旗子。那个发令的长者则抛出了一个八卦阵盘。

    瞬间阵城,阿拉德图被困其中。这是一个困杀阵,基友幻境,又有杀阵。阿拉德图不慌不忙的,任由阵法把他困住。他只做了一件事,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经历了无数梦境的袭杀,还有那强悍的屠仙剑阵……都对他奈何不得,这个困杀阵虽说玄妙,却也无法造成伤害。那小儿科一般的诱惑,还有不痛不痒的攻击。

    “村长,这个人怎么样了?我们可不可以使用缚仙索了?”

    一个村民等了半天,见阿拉德图已经进入了无意识状态,便开口问道。

    这个长者模样的村长,却皱起了眉头。没有立刻下达指令。他看到阿拉德图嘴角微笑,怎么看都觉得邪意。这让他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阿拉德图始终是清醒着,就是在看戏。看着这些虚伪的人,如何伪善的表演。他的表情可能不够丰富,所以短时间耗在了那里。

    这不是阿拉德图想要的结果,他倒是想要看看这石家村是如何血祭的。因此也就配合了他们戏码,没辜负他们的期待。他主动放开了自己的意识,让环境侵入。

    “爱妃,你真的好美。佳丽三千,孤却独宠你一人,让朕无法自拔啊……

    尔等见了本尊,为何不跪!如此大不敬,当诛!……”

    见到这般情景,村长才算放下心来。这也是石家村村民等待的结果。

    “缚仙索!”

    一个村民早就等待的不耐烦了,终于接到了命令。伸手掷出一条金光闪闪的绳子,看来是灵宝级的法宝。

    法宝虽强但是去捆缚阿拉德图,那等同于乳燕归巢。可是阿拉德图还是很配合的,让缚仙索紧紧地捆住自己。甚至连刚换来的衣服都捆得破碎,任由缚仙索勒紧皮肉。

    反观阿拉德图,眉头一紧道:“逆贼!尔等竟敢谋害与我,简直畜生不如!朕待你们不薄,却落得如此下场,你们罪该万死!……”

    阿拉德图似乎还在幻境之中,只是等同于现实。让石家村诸人信以为真,脸上都洋溢着得手得笑容,开心的溢于言表。

    “带走!送往密地祭坛!”

    阿拉德图被两个村民才堪堪抬起,可见肉身之强悍。就这样,在村民的搬抬之下,阿拉德图被缚着赶往所谓的密地祭坛。

    让阿拉德图啼笑皆非的是,这些村民又将他,搬回了他穿梭所到的大山里,只是在山之巅。

    “村长,我们到了。请您施法,开启祭坛。我等准备好了。”

    “哎!我们也是无奈啊,这就是我们石家村的宿命。”说完村长念念有词,并用利刃割破了手腕。

    说也蹊跷,那被割破的手腕,鲜血不是滴落,而是像彩绸一样飞向前方十丈的土地,其余的村民同样做着相同的事。

    直到前方十丈的土地阵法亮起,竟然升起了一座祭坛。祭坛很邪异,中间有一根柱子,柱子下面有一个石盆。

    “这次真是天佑石家村,竟然没有人因为血气不足而夭亡。看来一切都是定数啊!把他缚到柱子上吧。”村长试图在试图寻找一个,能够让未泯的良心平衡的借口。

    阿拉德图被绑到了石柱上,村长用那割破手腕的利刃,划开了阿拉德图的双脚踝动脉,鲜血自动滴入那个石盆。开始是一滴,后来竟如之前村长割腕一样,像彩绸一样飘入石盆。

    石盆很快盛到三分之二的位置,竟然不再上升。一个很美丽的景象,阿拉德图的双脚踝,各飘着一条红色的绸带,紧紧的连接着那盛血的石盆。

    这种情况,是石家村有史以来,从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不知道这次血祭,能不能让接受血祭的人满意,会不会迁怒石家村。

    村民一脸诧异,纷纷的揉眼睛。想看清楚,那血祭的人是不是还在流血。

    “村长,这是什么情况,这次血祭会不会成功呢?”还是有村民忍不住好奇,对村长提出了发问。

    今天是村长最纠结的一天,这成不成功,他也没有底。这种情况他也没有遇见过,怎么可能回答的出。

    “啊!怎么会这样!啊!不!”一个村民发出了惨嚎,就是惨嚎,之前割破的手腕再次出现了溢血,竟也出现了一条红色的“彩绸”与石盆相连。

    “啊!不!”……

    惨嚎声,像是瘟疫一样蔓延。很快降临到了村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