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网游竞技 > 杯具大叔玩网游 > 第299章 完美的刺杀

《杯具大叔玩网游》 第299章 完美的刺杀

    蛋中的嘶吼声,咒骂声不断。却丝毫影响不到阿拉德图,他无视了这些噪音。他回想自己这一路走来,谈不上有多少艰辛,虽然孤独了一些,却也算是幸运。

    很多时候都是磨难之后,有所收获。唯独就是让自己的爱人受苦了,这是他一直都无法释怀的。

    在阿拉德图神游天外的时候,那被不断抽血的巨蛋,终于在不停的蹦跳中,摔裂了蛋壳。

    一个十丈高的魔人站立起来。他长着牛头,人身,鳄鱼尾巴,浑身覆盖着黑色的鳞片,像是穿着了坚固的盔甲。

    这乌漆墨黑的魔尊破壳而出,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磨盘大小拳头,砸向了那盛血的石盆。

    石盆碎了,却一滴血都没有溅出。那连接的血带,变成了与阿拉德图脚踝直接相连。现在的状况是,这个魔人正在输血给阿拉德图,被动的是魔人,无辜的是阿拉德图。

    “出来了,居然是这么样一个丑货。长得难看就不要出来得瑟了,谁给你的勇气呢……”阿拉德图的回忆被打断,心情很不美丽。

    现在他发现,原来毒舌居然可以缓解抑郁。他的抑郁缓解了,却转嫁到了这倒霉的魔尊身上。如果这个魔尊没有遇到阿拉德图,他会成长的很强,甚至最后要比天魔还完美。

    可惜啊,这世上有一物降一物的说法。这就是命中注定吧,他注定在错误的时间,将会成为阿拉德图的一盘菜。

    “哇哇哇!呀呀!气死我也!纳命来!”这个魔人以魔尊自称,想来实力已达尊境。他的攻击方式简单、直接、暴力。

    又是一拳向阿拉德图砸来,速度极快,拳头所瞬间就抵达了阿拉德图胸前。拳头所划过的轨迹,竟然让空间产生了一个有一个的小裂隙。

    这一拳足以撕裂一个平常的仙尊。阿拉德图还被缚仙索绑在石柱上,要想闪躲很困难。其实,阿拉德图根本没有闪避的打算。

    这一拳结实的的打在了他的胸口,发出了金属敲击的声音。与寺庙钟响酷似,让人隐隐有种恍然觉悟的感觉。就连出手攻击的魔人,也愣了一下。

    “你的肉身怎么这么强悍?竟然与我不相伯仲。你到底是谁?”再度的惊讶,牛头魔尊产生了疑问。更是开始小心谨慎起来,眼前的敌人,怕是不好易与。

    “我是算你的祖宗吧。可是你太丑了,我真搞不明白,你是怎么随机长成这样,混来混去,混蛋里去了……”又是一顿毒舌抢白。

    这些话让牛头魔尊暴跳如雷,这一拳没有建功,让他本来产生了警惕之心,在一顿毒舌之下,这些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撼天!”牛头魔人双手举过头顶,接着又划了一个弧,双拳同时攻向了阿拉德图。

    这次的攻击看似缓慢,又有些轻飘。实际上却是快极,而且双拳的力道,足可以击碎一座大山;甚至天都会短暂的被打开一道口子。所有的力量全部内敛,眼见就要击在阿拉德图的胸口。

    这次的攻击,堪称恐怖至极。如果阿拉德图不妥善应对,很可能身陨。硬抗?看玩笑的吧,阿拉德图可没有被虐的不良嗜好。

    “碎空。”

    阿拉德图的声音像是没睡醒,有气无力的伸出右拳头。他的拳头,小的可怜,也就是牛头魔尊三十分之一。他发出声音的分贝,大概也是这个比例。

    之前捆缚他的缚仙索已经不见,没有人会在乎这个细节。拳拳相碰的一瞬,阿拉德图与牛头魔尊一触即分。

    阿拉德图喷出一道血箭,人软软的向后抛去;牛头魔尊也被震飞出去,但样子明显要比阿拉德图好上很多。也是一口心血,但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有时候为了面子,却憋出内伤。现在的牛头魔尊,本来黑黑的脸上,变得酱紫。

    阿拉德图平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他与牛头魔人中间地带,已经出现了无数的空间裂隙。像是黑色的闪电,不断地出现、消失。这样的场景足足过了一炷香,才堪堪恢复了平静。

    连接他们彼此的血带也断开了。他们的中间地带,除了灰一样粉土之外,什么都没有。就连那块天空似乎都灰暗了许多。

    之前被阿拉德图吸取了过半的气血,加上“撼天”与“碎空”硬杠,现在的牛头魔尊异常虚弱。只有吞噬了阿拉德图,它才能尽快的恢复。

    艰难的保持站立的牛头魔人,现在想要走到阿拉德图身前,犹如天壑。他有些后悔没有吐出那口淤血,那样他会好上很多。

    “哈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不,应该是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死吧魔头!”一道美丽的刀光,仿佛是白天里的冷月。

    冷月降临,带起了牛头魔尊的头颅。向滚绣球一样头颅,滚出了几米,怒目瞪着这只黄雀。开口问道:

    “你这卑鄙无耻的偷袭小贼,你是何人!”

    “哈哈!果然霸气,就连被割了头颅,还开口能言。真是难得啊,可是你知道再多有用吗?不过还是告诉你吧,至少在我的杀戮中,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我乃杀尊幽月,我的幽月寒匕,你不会感觉到疼。你的神魂,会随着你喷溅的血液而湮灭。真不错啊,新生的魔尊。应该奖励不小吧。”

    原来轻易取下牛头魔尊首级的人,是杀尊幽月。从他发出声音道回答牛头魔尊的问题,都没有现身。由此可见,此人专精暗杀之道,更擅长于隐匿。

    “你,很厉害。凭我竟然没有发现你,虽然很不甘心。但我服气!你到现在还不肯现身一见吗?”牛头魔尊倒很光棍,他虽将死,但是对杀尊幽月,还是像强者一样尊重的。

    “哈哈!你难道还不懂吗?杀尊,自然是暗杀之道。我的名字可以告诉你,但是,你想见我真身。你还不配!”杀尊幽月拒绝了牛头魔尊的请求,还说出了让人气愤的羞辱话。

    其中尽是无尽的骄狂和蔑视,这让牛头魔尊难以忍受。

    “是无脸见人,胆小如鼠。今天我终于遇到比我还丑的人了。哈哈,哈哈那个丑货叫……”

    “砰!”

    没等牛头魔尊说完,他的头颅又被像球一样,提出了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