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破晓 > 第624章 色即是空(十七)

《盛唐破晓》 第624章 色即是空(十七)

    深秋午后,凉意渐重。

    新安县公府门房前,候见的朝官文武,排出老长。

    权策拜相已久,行事风格渐渐落定,除了政事堂集议的要务,或武后交办的公务,他一般甚少前往宫中当值办差,都在府中料理公务。

    也因此,尚书省右司郎中王之贲,每日早间点卯之地,便是新安县公府。

    一辆马车在门前停驻,下来一个身穿紫袍,神情严肃,威风凛凛的老者。

    门房候见的众人,都起身相迎。

    王之贲也快步迎上前去,施礼之后,团团拱手,“诸位上官,冬官衙门杜尚书东渡倭国两载,来见相爷复命,便不依列次,还请诸位海涵”

    “无妨无妨”众人都面上堆笑,打量着杜审言,一如既往方正,棱角分明,但却多了几分强势威风,想来是在扶桑都督府磨砺出来的。

    “老夫确有紧急要务,僭越诸位同僚了”杜审言声如洪钟,微微拱手,迈着四方阔步,挺腰拔背,颇有一番重臣风采。

    到得书房前,权策降阶相迎。

    “杜尚书劳苦,权策有失远迎”

    杜审言与他对面而立,愣了愣神。

    穿着雪白袍服的权策,芝兰玉树如故,神光湛湛依旧,只变了政治地位。

    他离去之时,权策为太子詹事,又为李重润文师傅,虽自成一体,却夹在皇嗣与庐陵王之间,处境极为局促艰辛。

    他回来之时,他已登峰造极,位列仙班,手挽重权,与太平公主势力合流,权势熏天。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杜审言吟咏了两句,神色变幻不已,定格在灿烂笑意之上,眼圈微微红润,感情浓重,“右相非常之人,必成非常之事,守得云开,乍见月明,可喜可贺”

    权策咧开嘴,仰头而笑,没有志得意满的骄狂,只有筚路蓝缕的坦然,戏谑道,“杜尚书,一别经年,威势不凡,只是文采一途,进境有限,眼下黄花盛放,可没到雨雪霏霏”

    杜审言收拾情怀,“自是无法与右相相比,吹尽狂沙始到金,王家小儿却是好福缘,尚在稚龄,已然名扬天下”

    权策赋诗,张旭醉书狂草,正经都是世间罕见,万金难求之事,王之涣拜了个义父,便轻易将两件事集齐,士林称羡。

    “呵呵,之涣正在我府中,杜尚书若有闲暇,倒是不妨见上一见”权策展臂延请,口中颇为慈爱骄傲,王之涣入府,机灵懂事,彬彬有礼,对小他一岁的权衡很是友爱,得了一家欢心。

    “那自然是要见一见的,呵呵”杜审言含笑相应。

    步入书房,杜审言神色一敛,“右相,在扶桑都督府铸造的铜钱已经运抵安东都护府,暂时止步,若进了大周境内,许是难能保密,下官特来请示,是化整为零运回神都,还是分散运往各地?”

    权策揉了揉额角,沉思片刻,“分散出去,有人察觉,仍是难免,须设法转移视线”

    杜审言蹙起了眉头,“右相,既是铜钱事关小民生计,不大宗使用,即便外人察觉,想来也不妨事,何必忌讳?”

    权策连连摇头,“不可,金银价暴跌,世家门阀对扶桑都督府的动向,关注极为密切,稍有风吹草动,便有过激反应,后果不可预测,若金银价再度下沉,民间信心极难恢复,局面恐难以收拾,不可冒险”

    杜审言无言垂首,“那却是为难……”

    权策屈起指节,在桌案上敲了敲,嘴角掀起笑意,“说不得,少不得用行军打仗的计谋了”

    杜审言抬头看他,有征询之意。

    “声东击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权策说得利落。

    杜审言缓缓点头。

    两人密议了些细节,将此事敲定了下来。

    权策思忖片刻,又补充道,“明面的靶子,最好在冬月十二日凌晨运抵神都”

    杜审言有些疑惑,但没有多问,点头应承,“算着行程,加紧一些,应当能扣着这个时辰”

    “杜尚书这几年多有颠簸辛苦,功在社稷,而今年岁也大了,对于前路,可有设想?”权策身子微微前倾,有酬功之意。

    杜审言抚了抚颔下白须,眉眼讥诮,冷哼道,“右相却是不必多花心思操持,老夫为官,方正耿介一世,如今朝堂,看不过眼之事有增无减,做个检校官便罢,无意多掺和,免得说出难听话来,误了谁名垂千古”

    权策默然,心知他所指的,是朝中二张兄弟恃宠弄权,李家武家的皇族后继人物,萎靡不振,朝中乌烟瘴气,乱象频仍。

    “杜尚书心意,我已知晓,世间自有公道,且安心稍待,必不负你”

    权策唤来权祥,令他带着杜审言去了后院,见见义子王之涣。

    杜审言去后,左武侯卫大将军李璟、右武侯卫大将军王孝杰联袂来拜。

    这几日,南衙重将相继到新安县公府求见,大多是拍胸脯表忠心,送心意尽礼节,也有的相对正式,递公文请罪,将自家军卫中的弊端自行揭露出来,洋洋洒洒,阐释因由,目的相差无几,都是试图找个护身符。

    权策见是见了,无论如何作态,都是不置可否,军务巡察是他的大政,攸关他梳理南衙的大计,绝不会半途松劲,这些人都打错了主意。

    李璟和王孝杰的来意却是不同,他们也递了公文,阐释了军卫基本情况,主动请权策去巡察他们,列出了一些问题,都是与旁的官衙、地方折冲府协调方面的,与其说是自曝其短,还不如说是间接打小报告。

    “呵呵”权策哑然失笑,“你们却是将本相当成劳力了”

    李璟笑而不语,王孝杰却与他没有那么亲密,欠了欠身子,“末将不敢,都是据实而报”

    “好,本相晓得了”权策口头上应下,心中却有数,左右武侯卫,定然是放在最后巡察的。

    两人告退,权策瞧着时间差不多,暂离书房,想着去后院给杜审言送行。

    “主人,修义坊那边,有消息了”才过垂花拱门,没到二门,绝地已然凑了过来。

    “说”

    “东宫派了队人出来,混入了婚宴仆役中,针对主人做了些布置,具体关节尚未查清”

    权策顿步,轻轻嘶了一声。

    “大郎,事不过三,这已经是第二回了”

    一个妖媚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你这第三回,是霸王硬上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