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 诺言承诺

《武逆焚天》 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 诺言承诺

    男子的声音如惊雷炸响,左风、琥珀和琳智齐齐转头,朝着发出声音处望去,来人头戴面具,正是洪城城主力狂。

    他大踏步而来的同时,周身气息也随之慢慢的释放开来,育气初期的实力彻底展现在众人面前。显然他就是要以这样咄咄逼人的气势,表现出此时心中的不满。

    左风看清对方修为的一刻,也不禁微微一惊,即使力狂表现的十分老练和沉稳,但是左风却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年纪并不大。

    按照左风的判断,就算修炼天赋极佳,又有各种材料和资源的支撑,这力狂的实力也就在纳气中后期。却完全想不到,对方竟然能够跨过育气期的门槛,这让左风都不禁感到有些震惊。

    此时的左风还不知道,力狂拥有着绝不弱于自己的肉体力量,否则他必然会感到更加震惊。

    力狂踏步而来,虽然因为带着面具看不到对方的脸色,可是从其刚刚的话语和表现出的气息,就能够判断出他此时十分愤怒。

    “你来了啊!”琳智看到力狂出现,脸上也不自禁的浮现出了一抹喜色。

    力狂看向琳智的时候,眼中的神情也变得柔和起来,仿佛像看着自己妹妹般带着一种慈爱的意味。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刚来到,他要以何种理由改变原来的计划?”力狂开口向琳智询问,目光却是转向了不远处的左风,那目光也随之冷了下来。

    不仅仅是左风想要试图违反承诺,这对于力狂来说是最为讨厌的一种行为。同时左风单独找琳智商量,更让他感觉,左风是想要欺骗琳智这个小丫头。

    有了力狂来到,琳智整个人倒是变得轻松了不少,由此倒是看得出来,琳智对于力狂还是非常信赖的。琳智直接将左风外出打探,获得的种种情报复述了一遍,除非有遗漏的地方,左风都会选择沉默。

    他能够看出力狂现在很愤怒,若果想要同对方继续交涉下去,这个时候不能胡乱插话,让琳智来说反而要更好一些。

    听完了琳智的解释后,力狂眼神中的怒火倒是减少了几分,如果左风获得情报没有问题,那也就是说自己家人和亲族都有极大的危险,那么他的行为倒也情有可原。

    不过略微思考后,力狂却是目光一冷,望向左风说道:“就算你有再充分的理由,却不能违背承诺。当初你答应我和琳智,要先为他洗刷冤屈,可是现在你却要单方面的更改,这让我如何再相信你。”

    听到力狂如此一说,琥珀显得有些激动,不过他还没有开口,左风便已经伸手拦住。

    刚刚回到府邸的时候,左风一心想着的就是如何阻止,琳鹄手下与左家村众人接触,反而是直到力狂出现后,左风整个人才突然间冷静下来。

    一来,自己的行为,会引起对方的愤怒这很正常,即使自己并不是真的要违背承诺,可至少在实现自己承诺这件事上,还是与当初的约定不同。

    再者,自己对整个事情缺少深思熟虑,只是想到眼下必须要借助对方的力量,所以就毫不犹豫的来寻找琳智,结果现在力狂和琳智,都有种感觉是被左风利用一般。

    在这种时候,琥珀不管解释什么,又或者说些什么,都只会引起对方的反感,甚至有可能是敌意。为了不让事情发展到那种地步,左风自然摆手阻止其说下去。

    略微整理一下思绪,左风这才开口说道:“二位先稍安勿躁,同时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与你们合作的想法从未改变过。我之前带回来的那张‘张’底牌,你们也已经看到,相信他具备怎样的价值,不需要我多做解释了吧。”

    听到左风的话后,琳智的神情也稍微有些缓和,只是双眉紧皱没有多说什么。力狂却是低“哼”一声,说道:“不过是一条半死的咸鱼,连小命能否保住都说不定,他又能发挥什么作用。他若是死在我的府邸之中,要处理他的尸体,都会是一件麻烦事。”

    听得出来这只是力狂的气话,左风心平气和的继续说道:“我既然将他作为‘底牌’,自然就会将其救治回来,同时会让他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

    可是我之前也跟你解释过,如果要让他发挥作用,所需要的是一个特定的条件和环境。我们虽然能够努力去制造,但是却需要时间,需要各方面都做好准备。”

    顿了顿,左风言语间十分平和,虽然他心中焦急,可却知道在这种时候,绝不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那对于眼前的交涉不会起到任何正面作用,反而还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稍微观察了一下二人的反应,左风这才继续说道:“其他事情都可以等,然而我的家人和亲族,却没有时间了。从刚刚获得的情报来看,对方在明天就会动手,若是双方一旦接触,到时候一切就都晚了。我之所以会留在城内,为的就是家人和亲族,如果不能将他们就出去,那我留在城内还有什么意义。”

    闻听此言,力狂的目光陡然一寒,同时怒声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叹息着摇了摇头,左风坦然说道:“绝没有这个意思,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局面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之前也没有半点准备,可我也不能眼看着家人和亲族被对方擒拿。

    没有要威胁你们的意思,而是情势逼迫着我必须要作出选择。我希望你们能够为我提供帮助,这既不是我的要求,更不是所谓的威胁,而是我发自真心的请求。

    当然,你们可以拒绝,但我不能因为你们的拒绝,便放弃救出自己的家人和亲族。那我只能够凭我自己的力量,与对方殊死周旋到底,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将我的家人和亲族救出来。

    不过我绝不会违背承诺,如果在解决了我的事情后,仍然能够活着返回这里,一定会全力帮助琳智大小姐洗脱罪名。”

    在左风开口的时候,表现的异常平静,似乎根本不像在说着有关生死的事情。可是听在琳智和力狂的耳中,却有着另外一种震撼心灵的感受。

    越是如此的平和,反而越让他们能够感受到,左风此时的决心,他已然下定决心,不管有怎样的困难,不管是否有力狂和琳智的帮助,他都一定要阻止左家村的人落入对方手中。

    此时就连站在左风身后的琥珀,也同样被其震撼到,他与左风认识和相处的时间非常久,他甚至可以说是看着左风一步步在玄武帝国崛起的。

    左风从来不缺少智慧,更不缺少勇气,手段更是层出不穷。然而直到此时,琥珀却深深的感受到,当初那个山中少年,已然变得成熟。

    在面对眼前这种局面,不卑不亢的主动与对方交手。那话语之中有软有硬,明明其中带有一丝威胁的味道,可是从左风的口中说出来,反而让人更能接受。

    琳智和力狂在听完了左风的话后,同时陷入了沉默。当初的承诺来束缚左风,可是现在左风已然亲口表明,自己所说的承诺必然要完成,而且就算让左风立下誓咒,相信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因为他们相信左风是说到做到的人。

    然而前提是左风能够活下来,而左风要做的事情,有多大的危险想想都知道。琳智和力狂两人,既不怀疑左风对自己的承诺,同时也不怀疑左风会为了救自己的家人和亲族不顾性命。

    表面上看起来,是直接将选择权交给了琳智和力狂,可实际上两人却并没有太大的选择空间。

    “我需要知道你洗脱琳智罪名的计划,同时我需要你为我治疗好那张‘底牌’,至于你想要做些什么,便都与我们没有关系了。”

    力狂在沉吟了少倾后,突然开口说道。看的出来他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倔强和愤怒。

    左风此时却是露出了一丝平和的笑意,说道:“之前力狂城主指责我违背承诺,那么我想要知道,你作出的承诺呢。

    我当初的承诺是帮助琳智洗脱罪名,而你们的承诺,是帮我将左家村的人救出去。现在你们不愿再帮我救人,却需要我帮你们洗脱琳智的罪名?”

    力狂目光一寒,怒声说道:“那是你先违背诺言。”

    “我从未有一刻违背诺言,不光是对你们,哪怕是对我的敌人,我都从未违背过诺言。我提出的要求由始至终,只是希望将原本制定的行动顺序颠倒。”左风半点都不退让的说道。

    看到力狂依旧是那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左风没有给其开口的机会,便直接说道:“我想那张‘底牌’交到你的手上后,应该已经请过不少的医者,而且我敢保证在这卫城之中,除了我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也只有我才有能力让他成为那张扭转局面的‘牌’。”

    目光陡然一凝,这种针锋相对的威胁,也瞬间让力狂的怒火彻底点燃。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巨石摩擦的声。

    随即一道身影缓缓的从修炼室中走了出来,他刚刚走出就发现了眼前剑拔弩张的局面,一时间整个人也直接怔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