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十九章 呵

《深夜书屋》 第八十九章 呵

    登天而上,

    意念于浪涛之中宛若坚固的顽石,始终屹立!

    斯人风采,确实绝世。

    或许,

    这就是僵尸的真谛吧,

    本就由死而生,本就不入轮回,本就神憎鬼厌,

    一如当年反出黄帝的赢勾,

    选择在黄帝已然击败蚩尤成为人族共主之际离开,

    本身就是一种自我的放逐和割裂,标志着自己和主流的彻底对立。

    正如当下,

    这个世界,

    对其的疯狂排斥!

    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赢勾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极为恐怖的抹杀之力,但他依旧走得从容,走得铿锵。

    周老板在这其中倒是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硬要形容的话,有点像是在游乐园里坐过山车,正在爬坡;

    等什么时候赢勾这口气散了,

    那么自己也就将开始向下狂飙了。

    每个选择坐上过山车的人,其实都知道自己要经历什么,会不会大叫,会不会恐惧地闭上眼,心里都有数的。

    周老板心里也是有数的,所以他没给赢勾加油,也懒得去在这时候灌什么鸡汤。

    一方面是因为此时的这种姿势自己再去煽情的话,总感觉这氛围会变得怪怪的;

    二来,

    这条路,能否走下去,真不是几个劝慰之言就能影响的了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与轩辕剑的距离,已经正在不断地拉近了。

    而自始至终,这把剑,其实都没有动!

    它只是在那里,也仅仅是在那里,但已然让赢勾如此艰难,可以想见,所谓的轩辕剑劈砍了你,其实真的……很给面子了。

    因为绝大部分名单上的人,可能直到它身死道消,那把剑,也从未动过。

    “吼!”

    赢勾发出了一声低吼。

    一道道神秘的符文开始自赢勾身上释放出来,护其念,维其神。

    不同于翻云覆雨的潇洒写意,那种,可能只是早年赢勾捕猎时的小把戏,自始至终,他自己都已经不记得到底有多少年了,自己都未曾真正地被逼入此等境地。

    先前的两次横扫地狱,说白了,无非是刚刚进了点儿食,趁着身上有了几分力气,下去教训教训小朋友。

    你要说有多认真,还真谈不上,但这一次不同!

    赢勾的眼眸深处,涌现着狂然的战意,他的目光,一直死死盯着那把剑!

    恍惚之间,

    似乎在那把剑身侧,

    站着那道熟悉的身影。

    那道身影谈不上多英武,也谈不上多雄壮,更不是那种只要身子抖一抖王霸之气外泄一下就能让人心悦诚服纳头便拜的类型。

    恰恰相反的是,当年的蚩尤,反而是那种类型。

    论血统,论自身实力,论气概,蚩尤无论哪方面,其实都远胜于那位。

    上古时那场决定人族气运走向的那一场大战之所以会打得如此胶着且如此艰难,原因也在于此。

    黄帝所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蚩尤一个九黎,而是以九黎为核心的一个硕大恐怖的联盟,而这个联盟里,绝大部分的部众种族都是依靠蚩尤的个人魅力将其统御在一起的。

    可以说,在那段时期,蚩尤,是天地人神都瞩目的真正霸主。

    每每回忆过去,赢勾常常缅怀的,并非是自己在地狱里横扫一切的光辉岁月,他更愿意细细地去品味自己和蚩尤每一次交锋的点点滴滴。

    虽然,在和蚩尤的交锋中,他胜少败多。

    这其中的败,并非是一次次的单挑,而是以战场局面来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九黎的压迫,黄帝这边,其实真的是应对艰难。

    而蚩尤,也曾很多次流露出对赢勾的欣赏,这是一种惺惺相惜,毕竟,黄煌世间,高处不胜寒便觉孤单,身下一众,可入眼者寥寥无几。

    赢勾却也一次次地拒绝了蚩尤的招揽。

    究其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对黄帝的态度,赢勾一直都没掩饰,他太纯粹了,纯粹得在一开始时礼贤下士,纯粹得在功业得成后也会沾沾自喜,在面对万众臣服时,眼睛里,也会流露出一种称孤道寡的控制欲。

    这也是赢勾看不上黄帝的原因,

    打架,本事不行,作秀,太过做作。

    相较而言,反倒是那种和蚩尤在一起,一同战争厮杀,一同战后于横尸遍野的荒原里饮酒高歌,方才是适合赢勾的真正生活。

    而之所以赢勾一直坚定地站在黄帝这边,只是因为二者之间,纵然有千万种差距,但有一点,却是真的截然不同。

    在初次见面时,黄帝就曾对赢勾说,世间万物,吃多了,也就会腻,且天生地养之物,总是多了一丝腥气。

    哪里有天上那帮鸟人,无数载岁月以来不食人间烟火,可以说早早地就已经把自己全身洗得干干净净,且日日夜夜以气运充盈躯壳灵魂,时刻保持着最为鲜美的口感。

    那时的黄帝,其实眼里,不只只是地上,还有……天上。

    他从一开始,就不屑于头顶上的众仙将这天地当作棋盘,他们搅动这里的风云,他们搜刮着气运。

    而蚩尤,则是深受仙王看重,仙庭甚至出面,将诸多妖族命令过来加入九黎联盟。

    在那个时代,似乎这才是真正的顺应天命,似乎这才是真正的众望所归。

    看,连仙人都看好他,这岂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命中注定?

    赢勾,就偏偏对这种命中注定觉得很无趣。

    当然,也可以说,他是真的想尝一尝那仙人的滋味,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所以,他一次次地为黄帝冲杀,一次次地救黄帝于败局之中。

    只是认为,这个其他地方和蚩尤比起来可以说是一无是处的家伙,在心气儿上,倒是难得的和自己契合。

    有时也会感慨,若说上古那场大战,只是池塘里的游鱼小格局乱象的话。

    若是当年蚩尤未死,和自己一样,跳出了那一方池塘,又会有怎样的恐怖成就?

    这一刻,

    赢勾的思绪良多,

    以至于当他再进一步地拉近了和轩辕剑的距离之后,

    其目光再度看向上方时,

    下意识地嘴角轻轻勾勒,

    不带愤怒,不带仇怨,

    甚至,

    是一种和老朋友打招呼的口吻:

    “废…………物…………”

    …………

    半张脸继续坐在地上,这片虚幻的场景因为赢勾的离开,比先前模糊晃动了不少,但因为惯性的作用,还继续保持着存在。

    且周围的记忆画面,还在进一步地翻阅着。

    他像是在继续地看,又像是在默默地等待,可以说,从午后的受刺激发狂之后,半张脸一直陷入着一种癔症状态。

    旱魃还站在那里,但她已经准备离开了。

    其实,她有些后悔,后悔于因为自己的出现,可能会导致,等到赢勾死于轩辕剑下后,他丢下的周泽,会成为一众群狼眼中的香饽饽。

    轩辕剑下,任何可以增加自己逃出的概率,哪怕只是真正的一丁点,都足以让那帮老不死的发狂。

    哪怕他们和旱魃不同,哪怕想追认黄帝当自己的爸爸也来不及了,但能多拿一件遗蜕下来,也总是好的。

    且旱魃的出现,也证明了遗蜕的价值。

    他赢勾要是带着那道灵魂一起湮灭于轩辕剑的剑光之下,那便罢了;

    但眼下,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赢勾对那道灵魂的保护!

    等到赢勾彻底陨落之时,那道灵魂,就是大家必然要争夺的一件……“东西”!

    诚然,旱魃的出现确实是佐证了周泽的价值,但她若是不出现,不来争抢,难道期望等赢勾陨落后,周老板自己屁颠屁颠地跑到自己的沉睡之地去主动送上门?

    且“众目睽睽”之下,赢勾对自己那条狗的“看重”和“呵护”,也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旱魃弯腰,准备掀开“帘子”,离开这个幻影结界。

    半张脸却歪着头,略带嘲讽的口吻道:

    “不继续看了?”

    “他的生平,我比你清楚。”

    旱魃没有对半张脸出手,因为确实没有出手的必要。

    半张脸闻言,摇摇头,他都已经有些笑不动了,不过,还是继续道:

    “再看看呗。”

    “要来不及了。”

    说完,

    旱魃掀开了帘幕,离开了这里,回归了现实。

    赢勾陨落之际,就是众人哄抢周泽之时。

    等旱魃出去后,半张脸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失望或者孤单的。

    也恰好,

    此时周遭的画面之中所呈现出的,

    正是自己那一日反出赢勾同时掠走赢勾三千年积累的那一幕!

    得以此生,可以在这段记忆之中得以呈现,真的是足以自傲了,因为能够在这里呈现出来的记忆,都是值得呈现的。

    只是主人公,因为那把剑催促得急,已经来不及继续看完罢了。

    画面中,

    自己立于白骨王座之下,上方的赢勾目光里,有清晰的怒火。

    他大笑着转身离去,掠走赢勾三千年,使得赢勾继续沉沦,他觉得自己赢了,赢得很彻底。

    他出自于赢勾,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不再是一条狗,而是,真正的自我!

    然而,

    记忆画面中清晰呈现着,

    当他离开之后,

    白骨王座上,

    已经元气大伤且还会不得不继续沉沦下去的那位,

    露出了一抹笑容。

    笑容里,不带轻蔑,不带牵强,也不带愠怒,

    反而,

    带着些许温度;

    像是看见自家样的小奶狗,

    终于敢下楼梯了。

    看到这里,早就心里有数的半张脸,倒是没有再度的气急败坏,也没有再继续歇斯底里;

    许是被这画面中的笑容所感染了,

    他自己,

    也笑了: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