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火箭兵 > 第800章 你什么时候能说?

《最强火箭兵》 第800章 你什么时候能说?

    “我们看看情况在说吧,以我看,这受伤的警员应该与咱们营区附近那几个毛头小子有关系,我们最好还是了解下他们出现在我们营区附近,所谓何事。”丁晓军想了想后说到。

    上报情况的警员回来了,他走到了丁晓军的身边,对丁晓军说道:“情况我已经上报了,很快就有我们的同志们过来,现在有我照看着,你们也可以放心的回去了。”

    “同志,我们还不能走,我们还需要了解一下,他和几个学生出现在我们营区附近,所谓何事,是否已经危害到了我们军营的安全问题。”丁晓军说完,又往急诊室里看了一眼。

    “那好吧,我也是担心影响了你们的工作。”警员回到。

    ……

    “教导员,你看。”带队过来的战士手指关押室里被两个战士押着,还在死命挣扎的一名学生。

    “求你们了,求你们了,就一点,就一点。”那学生看到在一次进来的部队领导,两眼都冒出绿光了。

    “这是毒瘾发作。”测试连的连长说到。

    这时,那学生将目光转向了另一名学生,双手挣扎着,直向其鞋子。

    那两名按住学生的战士费劲的将那学生的双手又拉了回来,他们还将目光看向了教导员,目光带着询问之色。

    “先把人绑起来。”教导员说着,将目光盯向了另一名学生脚上的鞋子。

    那学生看到教导员投过来的目光,紧张的收回了自己的脚。

    边上负责看押的战士很识趣的扑向了那名学生,按着他,将他的鞋子脱了下来,往外倒了一下,并没有倒出什么来。

    教导员走了过去,看向了战士手里的鞋,战士很识趣的将那一支鞋递了过来。

    教导员接过了鞋子,翻看着,之后他目光注视在了鞋底后跟上。

    见教导员看向了鞋底,那个只剩下一只鞋子的学生挣扎的更大力了,并大声的对教导员喊道:“我们只是学生,我们是出来露营游玩的……”

    教导员并不为之所动,他将手伸到了鞋里,将鞋底的鞋垫拉了起来,这时看到鞋垫下面有一个小铁盒子,很小,他往下一倒,另一只接在鞋口的手里就接住了那个盒子。

    教导员将自己手里的鞋子往那个不在挣扎的学生边上一丢,又仔细的看了看盒子,这才打开。

    “这是……”边上的测试连连长惊讶了。

    “小小年纪,不学好,你们对的起生你们养你们的父母吗?”测试连长直接怒了,挥舞着巴掌,就往那学生的脑袋上招呼。

    教导员将铁盒放到了桌上搜出来的钱和刀具边上,放好了,他转过身来,对看押的战士们说到:“把他们所有人的鞋子都脱了,好好的检查一下。”

    ……

    医生终于从急诊室里出来了,丁晓军急步到了医生的面前:“医生,人怎么样了,醒了吗?”

    丁晓军刚问完,医生身后的急诊室门后有走出来其他几位医护人员。

    那医生往一边让了下,让后面的医护人员过去,这才取下了自己的口罩,对丁晓军说道:“人已经醒了,不过还要留院检查几天,一会会有护士过来,将其移往普通病房的。”

    “医生,那我们可以进去问伤者点事吗?”丁晓军身边的一级士官又对医生追问道。

    “可以的,你们进去吧。”医生说完,对急诊室门口伸出了手。

    “谢谢你了医生。”丁晓军说完,就拉开急诊室门口往里面进。

    病房里的警员,平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听到开门声,他转过头来,看向了走进来的丁晓军仨人。

    “我们已经知道了你是警察?”丁晓军说着,走到了病床的边上,往床边的桌子上一靠,看向了床上的警员。

    “你是要问我什么嘛?”警员的语气很平淡,也很轻,很无力。

    靠在桌子边上的丁晓军点了点头:“是的,在我救你之前,在我们营区边上,还发现了几个中学生,我们想知道,你和他们为什么出责在我们营区附近,而那些中学生还带了刀,现请你告诉我答案。”

    “那些学生呢?”躺在床上的警员没有直接回答丁晓军的话,倒是先反问了一句。

    “人我们已经抓起来了。”丁晓军边上的一级士官替丁晓军做了回答。

    “那就好!”躺着的警员倒是松了口气。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答案了吧。”丁晓军看着躺着的警员,心平气和的说道。

    那警员闭上了眼:“现在还不能。”

    丁晓军边上的一级士官当场就不原愿意了,他往前一步,逼到了病床边上:“你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了我们部队的机密安全。”

    丁晓军的伸出了手,拦住了一级士官,一级士官不明所以的转过头来,看向了丁晓军,丁晓军对他摇了摇头。

    一级士官会意,又退了回来。

    丁晓军抬手打开了受伤警员盖着的被子,查看了一下他那重新包扎处理过的伤口,说道:“如果不是我们及时的发现了你,并对你进行了紧急治疗的话,只怕现在你都已经死了。”

    丁晓军说完,又将那被子重新盖好,看向了紧闭着眼躺着的警员,在一次的说道:“你什么时候能说?”

    警员睁开了眼,看着盯着他的丁晓军,轻声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说,见谅!”

    平躺的警员说完,就又闭上了眼,而丁晓军身后的一级士官已经气的咬牙想要揍一饨着油盐不进的家伙了。

    急诊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回头,看到进来的是两个医护人员,他们俩人直接走到了病床边上。

    “你们让一下,我们要把病人换去普通的病房去了。”两个医护人员边说,边抬动受伤的警员上边上的担架推车。

    丁晓军见状,也伸手过去帮忙,而医护人员在丁晓军的帮助下,将人抬上了担架推车后,为其盖上了被子,就往急诊室外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