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阅文网 > 仙侠修真 > 我从天上来 > 第201章 搜查

《我从天上来》 第201章 搜查

    是夜,大唐皇宫,金碧辉煌,歌舞升平。一座宫殿内,大开宴席,摆满了美味佳肴。筵席之前,一队身段妖娆的舞姬正在翩然起舞,向着贵客们尽情展现出自己的美丽。

    在半个时辰前,庆佑星君率队下凡,抵达皇宫,倒是十分准时。使得大唐国王,以及一班负责迎接的大臣客卿们颇感意外。

    看得出来,庆佑星君心情不错,脸上带着笑容。待人接物,也不像传说中的那般傲慢,让众人隐隐生出受宠若惊的心态来。

    正主降临,宴席便开,好不热闹。

    仙人下凡,在接待上有着十分严格的讲究,必须花费心思,摸准口味。

    凡俗的食物,即使蕴含的元气再多,比起天庭来,都是相差甚远。唯有在烹饪上下功夫,尽量做得美味可口。

    还别说,带有人间烟火味的饮食,对于不少仙人而言,都属于一种新鲜的享受,至于食物内蕴含的元气,倒是其次了。

    大唐国王知道庆佑星君一向风流不羁,钟情美色,早早准备好了十数美貌歌姬,献上歌舞,只求星君能看中,那就彼此愉悦了。

    果不其然,宴席之上,庆佑星君心情大好,一边说着话,目光却落在身段妖娆的舞姬身上,带着炙热之意。

    这等规格的宴席,能上来陪坐的都不是普通人,大唐国方面,除了国王之外,还有两名重臣;另外又请了灵鹤上人、火鸦道长、龟真人来。

    这三名修士,都盘踞在万神山中,是三名实力最为雄厚的地仙级山主,成名已久,在整个大唐国中,都属于拔尖的存在了。不过面对庆佑星君,三名山主却表现得近乎阿谀,一个劲拍着马屁,使得庆佑星君好不爽快。

    天庭之上,秩序森然,庆佑星君难得有如此待遇,来来回回,就是那一伙跟班,那些奉承的话都听得腻歪了,没甚意思。而今下凡,换个环境,接受万民崇拜,又有这几个地仙级的修士讨好,感觉完全不同。

    几巡酒后,庆佑星君已有些熏熏然,不过他并未忘记这趟来的要紧事,开口问道:“唐王,你境内近期,可有甚怪异之事发生?”

    众人皆称大唐国王为“陛下”,不过这个称呼,在庆佑星君口中是不可能叫出来的,他的陛下,只有一个:玄穹仙帝,大唐国王并无那般资格,差得远了。

    大唐国王不敢怠慢,想了想,又有些琢磨不准,陪着小心问:“怪异之事?”

    庆佑星君吃得满嘴油腻,一皱眉:“便是星官那边,可曾发现有甚怪异景象。”

    这一说,大唐国王如梦初醒,随即禀告道:“回星君,还真有一事,前夜有外星闪烁,坠于万神山中,不知所踪。”

    庆佑星君闻言,顿时激动地站起来:“落于何处?”

    大唐国王忙道:“我已派遣侦骑前往探查,只是一来一回,要耗费些时日,还不见回来。”

    心里觉得奇怪,其实类似的事件在仙域并不稀罕,一年之间,往往会发生数十桩,国人司空见惯,不以为然,怎地庆佑星君如此激动?

    庆佑星君踏前一步,问:“那地点在哪?”

    大唐国王被他气势一逼,浑身不禁颤抖,有冷汗流下来,赶紧道:“具体不详,应在向阳林一带。”

    庆佑星君抬头看往灵鹤上人,这名山主忙道:“贫道知道那儿,位于万神山尾端,距离长安不远,元气较为稀薄,四周皆是荒芜,并无山主道场。”

    庆佑星君目光一闪:“好,那你就带路,我们现在就过去。”

    看那颐指气使的架势,灵鹤上人心中有些不爽,但不敢表现出来,转念一想,或许这是个讨好对方的良机,当即陪着笑脸道:“但听星君吩咐。”

    庆佑星君一摆手:“我们现在就走。”

    走出数步后,霍然回首,向着大唐国王:“唐王,你立刻发动侦骑士兵,搜索长安城,看有无可疑人物出没。”

    说完,与灵鹤上人联袂离席,冲天而去。

    大唐国王脸色有些呆滞,浑然不知发生了甚事。庆佑星君说得模糊,那“可疑人物”的范围太广了,茫茫然,不知该如何下手。近期由于举办水陆大会,为数众多的奇人异士纷沓而至,因而在身份验证方面,放得比较松,城门关卡,几乎形同虚设。

    对此,大唐国王也不怕出事。

    这儿,可是南瞻部洲,受天庭管辖的。等闲修者,哪里敢搅风搅浪,滋生事端?而长安各大城门处,又布置有照妖镜,若有妖族想混进来,一照之下,顿时原形毕露。

    因而多年以来,大唐王国一向风调雨顺,颇为安康。

    国王转念又一想,莫非是天庭又对妖族开战了?但这个,与大唐国有甚关系?

    妖族盘踞在东胜神洲,其中也有好几个妖国,一旦发生战争,人族王国也会听从调令,把军队开拔过去,进行厮杀。

    思索片刻无果,大唐国王就开口下令,让城中人马进行全城搜索,缉拿可疑人士。至于误抓错抓,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关进大牢再说,等候庆佑星君发落。

    现在闹这一出,宴席自然办不下去了,各人退散。

    庆佑星君带着灵鹤上人离去,剩得火鸦道长和龟真人两个,阴沉着脸。他们却也不敢就此返回山门,而是在皇宫中住下,在一间清雅的别院中品茗闲聊。

    这两人,都是活了四五百年的修者,地仙境界,不过基本也到了尽头,很难再有突破进步了。

    在仙域之上,由于大环境的加持,人仙修士的确为数众多,可到了地仙,数目立刻开始锐减,再到上面的天仙,更是少了。而更进一步的太乙真仙,就那么一簇人而已。

    太乙真仙之上,乃是真正的大道成就:大罗金仙,万劫不磨,永世不灭。

    至今无一人达成。

    人族与妖族破碎虚空,进入仙域,前后不过数千年,这个时间,还是太短了。

    证道,何其难也。

    除了人本身外,还得有相匹配的功法,再加上道宝加持,三者完美契合,才能觅得一线机会,成就大罗金仙。

    因此,才有大道三千,天道唯九的说法。换句话说,偌大天地,能证道的,只有九人。

    这个数目,是天道定下来的,属于铁律,无法打破。至于天道是什么,却又虚无缥缈,没人说得清楚。如果能说清楚了,那也表示该人证道成功,成了圣人。

    总而言之,现在的阶段,那一群站在仙域金字塔顶上的存在,都还在上下求索,还在争斗不休。

    就那么九个名额,肯定得争。有人陨落,有人掉队,就表示别的人机会更大。

    比如说蜀山剑祖与玄穹仙帝都是非常有机会证道的大神通者,如今剑祖落败了,在他身上的气运机缘,就被玄穹仙帝拿了去。此长彼消,不言而喻。

    只是出了纰漏,玄穹仙帝虽然把剑祖镇压了,却没有得到道宝造化金钱,遗落到了人间去。

    关于此事,玄穹仙帝开始的时候一直在隐瞒,但后来有风声传扬了出去,就无法掩盖住了。

    风声是从剑祖的追随者那边传出来的,他们籍此向天下宣扬,剑祖虽然暂时落败,但只要造化金钱还在,就有着东山再起的希望。他们的阵营,也就还保持着对抗天庭的底气。

    因此近期的仙域风起云涌,都被这件事搅动起来了。

    天道唯九,道宝也只有九件,几乎一个萝卜一个坑,但如今,有一件流落出去了,谁不眼热心动?

    这可是一桩天大的机缘!

    据说妖族那边,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想要过来抢宝。

    而作为漩涡的中心地,南瞻部洲,更是暗流汹涌。天庭高高在上不假,威严镇压不假,但在道宝面前,却还是不够。

    这是一个值得付出一切的机会,包括身家性命。

    别院清幽,火鸦道长与龟真人对面而坐,直到第三杯茶落肚,脾气稍显暴躁的龟真人才忍不住了,开口低声问:“道兄,你说是不是人间那人飞升上来了?”

    火鸦道长一对长眼眨了眨,含糊地道:“说不准。”

    龟真人面目长得丑陋,面皮多有疙瘩,站起来,目中有凶光:“若是,他可是往咱们这万神山来了。”

    火鸦道长冷哼一声:“那又如何?你敢与天庭对着干?”

    听到“天庭”二字,龟真人顿时泄气,坐回来,很不甘心地叹口气。

    火鸦道长瞥他一眼:“不过既然机会来了,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也许能立下一个功劳,被天庭看中,获得赏赐呢。”

    龟真人没好气地道:“有屁用,没看那灵鹤像只狗儿似的,早凑乎上去了?堂堂地仙去带路,不嫌丢人。”

    火鸦道长呵呵一笑:“且不说外星坠地是否真是有人飞升上来,就当是真的,可人家还会傻乎乎地留在那儿,等人找上门来吗?”

    龟真人双眼一亮:“那倒是……问题在于,谁也不知这厮长得甚样,又会往哪儿去。”

    火鸦道长笑道:“没听星君说,要唐王下令搜捕长安城嘛。”

    龟真人沉吟道:“难道那厮竟敢进城?也对,城中人口万千,正好掩饰。不过人海茫茫,这般寻觅,无疑大海捞针。”

    火鸦道长好整以暇:“据说那厮得了剑祖传承,这般人物,岂会安于寂寞?只要他上来了,只要他在这儿,迟早会露出尾巴的。我们要做的,便是好好守着,如此而已。”

    龟真人眼神一亮:“妙哉,正是这般。哈哈,道兄,既然如此,你我不如联手,互通声气如何?”

    “正有此意!”

    火鸦道长大笑着答应。

    对于天庭,他们都是畏惧的,不可能正面对碰,但如果到时真得出现机会,就是另一回事了。

    ……

    看完地图,赵灵台开始盘膝打坐,运气调息,过得一阵,忽而听到有雷鸣声,来到窗户一看,已是夜深,见夜空阴沉,不见星月,有电闪雷鸣掠过,似乎要下雨。

    在人间的时候,凡人仰望天穹,总觉得行雷闪电,乃是神仙操纵。那些仙人,的确有这般本领,不过大多情况下,刮风下雨,却还是自然现象。仙人们又不是吃饱了撑着,时不时就弄一番景象出来,耗费法力。倒是有些修士到凡尘行走,要显化神通,遇到求雨的,间或会出手,弄些雨水下来。

    但其实,这样的例子并不多见,所以才会被称为神迹,受万民崇拜。

    望着阴沉的夜空,赵灵台总觉得心绪不宁的样子。虽然他觉得离开万神山,进入长安城,一路都是谨言慎行,不露痕迹,做得隐蔽。只是很多事情,只要做过了,就肯定有蛛丝马迹。要知道,这趟面对的可不是那些人间修士,而是仙人无数的天庭。

    面对如此庞然大物,怎能不战战兢兢?

    他,毕竟是个外来人。

    便在此际,就听到一阵密集的马蹄声,有大队侦骑出现在街道上,一路呼呼喝喝,听得明白,是要进行宵禁,以及搜查。

    街道顿时骚乱起来。

    宵禁,可是很多年没有发生过的。现在皇上下了旨令,也就意味着城中出事了。

    楼上的赵灵台双眸一缩,立刻就明白过来,此事很可能与自己有关。

    那些凡俗军队,哪怕千军万马,他也不怕,可一旦闹将起来,行藏就会无所遁形。那么,坐镇城中的修士,自然会蜂拥而至,随便来个地仙,就够赵灵台好受的了。

    “唉……”

    赵灵台轻叹口气,他倒不觉得天庭方面已经确认自己行踪,现在的行动,只是在打草而已。然而这草打着打着,终究会打到自己身上来。

    大唐王国,有着制度,其实下至黎民百姓,上到达官贵人,都有着身份户口的,就算那些修士,大都有记录在案,有度牒赦令等物。

    这就是天庭的规矩,如此一来,没有身份的人,就很难立足隐藏得住。

    正想着,咚咚咚声响,有人在敲打房门:“开门,快开门,衙门查房了!”